大野紗枝

智くん一生応援💙蓝担团担SKSA💙小天使润💙J家大坑出不去💙吃土lo娘💙剑网三笑傲💙加村时差党💙很好勾搭来找我玩呐ww💙

学校的Japanese day玩的超开心的www

大概是我买过最便宜的同款🌚

此时此刻我是幸福的😭😭😭这个生日礼物真的太棒了😭😭😭

【sk】隔壁家的孩子抱走了我的式神(1)-(2)

我宝宝怎么这么好😭😭😭我一定会好好复习的么么哒!!

七日为鸩:

亲相方的点文ww @大野紗枝 


给她的期末考试攒人品,赶在她考试之前发ww


本来是准备一发完结的,爆字数了拆开分三段发了只能……




sk 捎带一点点sa


虽然超级厉害但是不务正业的阴阳师智x 天资聪颖却沉迷游戏忘记修炼的小狐狸和


能看见灵且意外有些招灵的精英主播翔x 作为阴阳师鬼运爆棚其实技术有点差的雅


隔壁家水灵可爱人见人爱的小天使奶包子润君




然而设定和正文好像有那么一点点不太一样?……


文风奇怪的产物,其实不太会写傻白甜,但是还是希望大家能喜欢














(1)有一天回家,发现本来应该在家打游戏的式神不见了……


                              


       就算是了不起的阴阳师也会有算不到的事——比如说,在回家的时候发现家里养的某个平时几乎不出门式神不见了。


    “小和,我回来啦~今天钓到了超级肥的金枪鱼,我还带了汉堡肉哦!”刚到家的阴阳师先生扯着软软的嗓音冲屋里面喊了一句,然后换鞋进家,动作一如往常。


 


        ……


 


        然而推门进家的时候,阴阳师先生并没有注意到家里的异常,他还沉浸在钓到了新鲜肥美的金枪鱼的喜悦中。可当他放下手里提的东西,收拾好带出去的用具的时候,才突然发现——家里面一个人都没有。没有平时马里奥游戏的背景音,没有熟悉的喊着让他快去做饭的小尖嗓,没有噼里啪啦的手柄声……


      “kazu?”大野智又喊了一声,回应他的还是一片寂静。


        ……


 


      “不在家么?”阴阳师先生喃喃自语道,感觉有点奇怪地打开了屋里所有的房间门、壁橱、碗柜、书架,甚至是洗衣机……大野智翻遍了家里每一个可以藏人或者动物的角落,别说人了,连一根狐狸毛都找不到。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平日里能不出门就不出门的二宫和也出门了?!诶?!出门了?!没想到会遇到这种情况的大野智整个人都有点懵


 


        大概是出去排队限量发售的游戏了吧……他这样想。因为之前他在家的时候,自家式神也会偶尔出一下门,然后彻夜不归。一次两次还会问一下,时间久了也就不管了。但是自家式神每次出去的时候都会跟他说啊——比如出门前冲他喊一句“大叔我出去了,昨天帮你接了一个大活,定金我已经收下了,你记得去工作”;再比如说在桌上留个条子写“明天早上我想吃汉堡肉”;又或者是一张便利贴粘在房门外“家里来了个挺厉害的女鬼,你进去的时候做好心理准备”……反正不管怎么样还知道自家式神出门了。


 


       但是现在,大野智,并没有,收到任何信息,听到任何留言,或是看到任何条子。他家最可爱的式神kazu消失了。


 


 


 


 


 


     “喂?相叶桑?小和在你家么?”第一时间大野智先想起来的就是打电话给二宫和也的大亲友相叶雅纪。要说狐妖和阴阳师怎么认识且成为大亲友的,大概是因为二宫和也对天然系的直球没有一点抵抗力吧——小时候的相叶雅纪为了和宅在他家后山的二宫和也做朋友,可是费了不少劲,当然这不是关键,我们有点跑题了。


 


      “不在诶……等等,nino出门了?!他出门了竟然不告诉我!我还想找他一起打棒球来着!”相叶的重点不太对。


 


        好吧……小和肯定不在他那里,听相叶的反应就知道他不会知道二宫和也去哪了……大野智有些沮丧地想。


 


      “那你知道最近有什么新游戏发售么?”不死心地接着问。


      “好像……没有。”相叶想了想,给他了个回答。


 


      “谢谢了,相叶桑……”大野智刚想挂电话,就被电话里相叶雅纪的声音阻止了。


      “等一下!大野桑你出门多久了?!期间联系过nino么?”相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突然问道。


 


      “也就……”阴阳师先生扳着指头数了数天数:“不到三个星期……中间工作的地方没信号,之后又出海了一直没来及联系小和……”完蛋了。话说出来他自己都心虚,把kazu一个人丢到家里这么久还失联,一定生气了。


 


      “大野桑,保重。”相叶雅纪听完以后毫不犹豫地挂了电话,没给大野智一点反应的时间。三个星期……nino绝对气炸了。


 


 


 


 


 


 


 (2)楼下一群小孩子玩的时候,有个小孩说他家的狗狗会爬树!


 


        就算是了不起的阴阳师,也有不知道自家式神在哪儿的时候。


 


        二宫和也虽然是宅了点,贪玩了点,修炼上没怎么用功了点,但他的天资,让他用别人一半的时间,就能完成人家两倍的进度。好歹也活了那么大岁数了,修为资历什么的还是拿的出手的,所以当他不想让自家宿主大野智找到他的时候,就算是了不起的阴阳师,也要废一番功夫。当然他俩并没有缔结主仆契约所以精神联系也可以单方面切断就是了。


 


        找不到自家式神的大野智这几天过的十分郁闷。先是打完电话查了一下邮箱,未收取邮件三十多条,又看了一下未接来电,十几通。真要命,之前为什么没有注意到呢……再就是给二宫和也的各方亲友打电话,得到的结论是——都不在。精神链接……失联中。


 


        小和,你去哪儿了。


 


        正当大野智消沉下去的时候,小区院子里突然传来了一群孩子们吵闹的声音。起初他是没怎么当回事,但是后来小孩子们说的话实在太令人在意,不自觉得就开始听他们说话。


 


     “你胡说!狗狗才不会爬树!猫会爬树还差不多!”是啊是啊狗怎么会上树呢。


     “我才没有胡说,那是你家的狗笨!我家的狗就会爬树!”诶诶竟然真的有狗可以上树……好想看看啊。


     “是啊是啊!我们都见过他家的狗狗,他家的狗狗超级厉害什么都可以做还听得懂话!”这孩子家的狗好聪明,当时刚遇见kazu的时候我也是这么想的。


     “我不管!反正狗狗就是不会上树!你们家的狗是怪物!怪物!”


     “你再说一句!”


 


       最后吵吵嚷嚷的,一伙小孩子们好像还打起来了,但是这都没有再引起大野智的注意。因为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狗确实是不会爬树,但是狐狸会啊!一般小孩子就很容易把狐狸和狗弄混,再加上kazu又是一只拥有超级可爱的柴犬颜的狐狸。去找找那群小孩吧。


 


        大野智打开窗户像楼下看去,刚刚吵闹的小孩子们已经走得没剩几个了,但是留下来的有一个小孩子他认识——隔壁家听话可爱又有礼貌的超级崇拜樱井主播的润君。


 


 


 


 


 


     “呐呐……小润,我听说你的小伙伴家里有只狗会爬树?”大野智守在家门口,等到松本润小朋友到家准备进门的时候,正好地打开门,问道。


 


     “才不是别人家的,那可是我家的狗狗哦!”小孩一本正经地用软软的小奶音回答道。啊啊软软的小奶音好萌,好想kazu的小尖嗓啊……


 


        一定是kazu!不知道怎么大野智觉得简直得来全不费工夫,趁热打铁地赶紧说:“你家的狗狗还真是厉害啊~能让我看看么?”


 


        小孩子没想到隔壁奇怪的大叔(哥哥)竟然没有一点奇怪自家的狗狗,还一副很想看的样子,有些高兴也有些紧张,不会把狗狗抱走吧……[没错他就是想抱走你的狗狗]“大叔只可以看,看完就要赶紧走,不可以抱走我的和酱。”小孩不放心地又嘱咐了一句,这才打开家门。


 


     “嗯嗯~好的没问题。”大野智得到了许可自然也就没在意松本小朋友的称呼,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kazu竟然让一个小孩子叫了只有我才能叫的昵称!!!


 


     “和酱,这个是隔壁的大叔~”松本小朋友一把抱起蜷在电视屏幕前狐狸形态的二宫和也走到大野智跟前,一本正经地跟它介绍。此时的二宫狐狸只是抬眼看了一下肤色又黑了两个色度的大野智,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我当然知道那是隔壁的大叔……都过了几天了才找过来,真是慢得可以。


 


      大野智可不一样,他看见的那一刻就知道那就是他心心念念了好几天的kazu,可是kazu现在好像不愿意理他……


 


      ”奇怪……平时和酱都很有精神的啊,不会是生病了吧?”没有得到二宫狐狸热情回应的松本小朋友十分担心,揉了揉它脑袋又揉了揉下巴都没有反应。


 


       一旁的大野智倒是有点看不下去二宫和也这么乖顺的被小孩子揉来揉去,他平时都没这待遇啊……忍不住插话道:“小润,我能单独和和酱说说话么?”


 


      话一出口,松本小朋友立刻警惕了起来——不是说好只是看了么?怎么还有要求?!一双黑白分明的水水的大眼睛紧紧地盯着大野智,生怕他突然上来抢走和酱。


 


      “……”


      “小润我们做个交换好不好,你让我单独和和酱说说话,我让你见到樱井主播可以么?”


 


      “口说无凭,我才不相信你……”小孩子抱着二宫一脸不信任地背过身去,可是见樱井主播这个诱惑太大了,他有点犹豫。


 


      “那这样,如果我能让你现在跟樱井主播说上话的话,你能让我跟和酱说话么?”再接再厉,小孩子看起来有些松动了情绪,大野智觉得自己看到了一丝希望。


 


     “你认真的?”小孩子不相信地问。


     “认真的,我现在给他打电话。”


                                                                                                                                                            


        被松本润死死抱在怀里的二宫和也,现在有点后悔自己的小狐狸形态了…他从听见大野智拿樱井翔跟小孩做交易的时候就做好准备姿势,蓄力准备跑了,结果谁知道小天使抱他抱的这么紧,根本挣脱不开……


 


 


 


 


 


TBC

Pray for Paris.